首页 > 警钟长鸣 > 内容阅读

冯伟林落马: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的“三不朽”情结

发布时间:  2011年08月29日   作者:曹昌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他表现出一种浓厚的儒家济世情怀:自诩要“书生报国”,向往“立德、立言、立功”的“三不朽”,鼓吹“廉洁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讲授“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与归宿”。

  他主政期间,湖南高速公路建设实现了“大跃进”,“规模之大、里程之长、投资之巨、难度之艰,均创历史新高”。 
  只可惜,未能独善其身的他,终因存在巨额受贿、重大违纪行为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留下了充满变数的湖南高速。
    双面冯伟林
  该来的终于来了。 
  《中国经济周刊》获悉,8月16日,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下称“湖南省高管局”)局长冯伟林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其实,自2010年9月中旬湖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易杏玲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后,冯伟林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易杏玲为冯伟林的妻子。不止于此,当年底,与冯伟林“交往甚密”的数名高管局业务骨干被拘。在较长一个时期内,人们揣测:冯伟林能否跨过这道坎? 
  自诩要“书生报国”、自称“廉洁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的冯伟林,最终没能独善其身。 
  8月17日下午,在湖南省高管局中层以上干部通报会上,湖南省纪委相关官员将“冯案”定性为:在土地转让、工程招投标、炒股三个方面,冯伟林存在巨额受贿、重大违纪行为。 
  纲举目张之后,一场整肃湖南高速公路官场系列贪腐案的行动迅速拉开。 
  冯伟林的“三不朽”情结 
  湖南省高管局是一个“出新闻”的地方。本刊记者较早认识了冯伟林。他总以一张腼腆的笑脸示人。 
  “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畏我能,而畏我公。公则不敢慢,廉则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2005年10月,在冯伟林的办公室,他转动老板椅,指着背后墙壁上的这幅墨迹,略带微笑地对本刊记者说,“这个,出自《清稗·官箴》,算是(我的)一种情结吧。” 
  前前后后,冯伟林赠与记者其著作的三本散文集:《谁与历史同行》、《借问英雄何处》、《书生报国》。 
  今年48岁的冯伟林,出生于湖南湘潭市昭山下的一个农村家庭,大学文化,后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先后担任湖南省委组织部干部、湖南省委领导秘书、湖南省临湘县委副书记、湖南省高管局党委委员等职务;2004年底,湖南省高管局原局长杨志达被拘后,冯伟林以副书记、副局长身份主持工作;2008年7月,冯被“扶正”,局长、书记“一肩挑”。 
  冯伟林的另一身份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于写历史散文,其作品明显表达出对儒家最高人生理想——“三不朽”(即立德、立言、立功)的向往。 
  8月16日—17日,《中国经济周刊》对湖南省高管局多个部门进行了采访,有官员如此评价冯伟林“立功”哲学:冯主政的8年时间,实现了湖南高速公路建设的大突破、大跨越和大发展,创下了“湖南速度”,从过去的“垫背”水平跃居全国前列;兴建了办公楼和住宅,为干部职工谋了福利;推出和塑造了一系列湖南高速公路企业文化。 
  冯伟林还在多所大学任兼职教授、研究生导师,经常出入大学,讲授类似“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与归宿”等问题,在冯伟林为数不多的廉政话题中,其“廉洁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一文和“共产党员应该保持怎样的心态”的讲座,成了他最后的“双面作品”。 
  2010年下半年以来,纪委相关部门对冯伟林的调查从未停止。其妻易杏玲从“被监视居住”到“被依法逮捕后”不久,与冯伟林“交往密切”的湖南省高管局二级机构高广投资公司原董事长彭曙、总经理胡浩龙相继被拘。湖南方面为此成立了两个专案小组,掌握充分证据后,8月14日,经湖南省委书记周强签署,冯伟林被湖南省纪委立案调查。 
  “据称,本是在8月15日晚间采取行动的,人太多。”湖南省高管局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8月16日早晨7时40分左右,冯伟林在其居住的金色比华利小区家门口被纪检监察部门带走调查。 
  冯伟林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的消息,迅速在湖南交通系统、在三湘大地上传开。 
  当日下午,在湖南省高管局党委委员会议上,湖南省纪委相关人士通报了冯伟林违纪情况。 
  紧随其后,17日下午,在湖南省高管局中层以上会议中,湖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贺仁雨宣布,暂由吴国光主持高管局工作。内部调整前,吴国光职务为厅党组成员、省公路局党委书记、局长。资料显示,吴国光已浸淫公路系统近30年。 
  对于“老板”(高管局部分人对冯伟林的称呼)的如今结果,有人唏嘘不已,连连摇头称“太可惜”;另有人不屑一顾,“自当上局长后,(冯伟林)心态越发膨胀,他很受用属下与工程商“排长龙”被自己接见的感觉,有时,自己单位里处级以上干部候上个把星期还得不到‘晋见’——不出事才怪!” 
    湖南高速“大跃进” 
  实际上,冯伟林主政期间创下的“湖南速度”备受质疑。 
  2007年,湖南高速公路已建和在建里程尚处全国第17位。截至目前,湖南已建高速公路2386公里;在建项目49个,在建公路里程为4064公里,居全国第一位;在建和通车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6450公里,历史性地跨入全国第三位。 
  “湖南高速公路建设规模之大、里程之长、投资之巨、难度之艰,均创造了历史新高。”冯伟林曾对本刊记者称,湖南高速改写了中国交通运输体系的大格局,25个出省通道在未来几年将全部打通,成为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中部交通桥头堡。 
  而“历史新高”带来了负债新高。 
  截至2011年3月底,湖南高速统计的总资产为1633.75亿元,总负债1322.74亿元,净资产311.0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96%。货币资金余额为144.53亿元。 
  “相比于其他省(市),湖南高速接近81%的负债率虽不是全国最高,但系统性风险已经较大。”在本刊记者的采访中,包括交通系统在内的相关各方,都对湖南高速的潜在风险表示担心: 
  一、湖南高速公路盘子大,在建项目多,全国前三强的位置,与湖南仅居全国第十位左右的财力不匹配。 
  二、科学化决策不够。高速公路建设过于超前,加大了还贷压力,长吉、衡邵等超过一半以上高速公路存在亏损,长吉高速目前约亏损3亿元/年,巨额利息支出无形中增加了政府压力,“打个比方说,应当十年后修的路现在就修了,等于要多背十年利息,实际上,某些地方不需要建高速就能满足人们的需求。” 
  三、面临宏观调控风险。截至今年3月,湖南高速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分别为410.12亿元、6.57亿元,在建项目太多,短期难以产生足够现金流,还款压力大,存在短贷长用风险;在银根紧缩背景下,银行当初承诺的借款未必能够兑现,不排除资金链断裂。 
  但据记者了解,今年上半年,湖南省高管局通过抵押、发地方债、银行借贷等方式,实际筹资345亿元,保证了工程建设顺利推进,目前暂未出现“钱荒”。但冯伟林的此次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使得“湖南高速”充满了变数。 
  在高铁降速背景下,采访过程中,大部分官员对速度与质量、适度超前与过于超前阐述了不同见解,但另有官员称,“湖南高速‘大跃进’式的发展,又岂是冯伟林一个人所能拍板?” 
  案发股票内幕交易 
  冯伟林案发,始于一桩证券市场内幕交易。 
  2010年10月,湖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称,2010年7月,公安部向湖南省公安厅下达了查处一起证券内幕交易案件的任务,并提交了中国证监会提供的参与内幕交易的名单,该名单中有该厅副调研员易杏玲(冯伟林妻子)。 
  2010年8月,湖南省公安厅在侦办“公安厅原副厅长杨建农案”过程中,发现陈玲(杨建农妻子)与易杏玲有共同经济犯罪的证据。 
  “‘二玲’的案发,打开了案件侦查的突破口。”知情人士称,公安部查处的那起证券内幕交易案件,即为湖南高速公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高速集团”)重组赛迪传媒(000504.SZ)案。 
  湖南高速集团与湖南高管局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据了解,2009年前后,“二玲”以及关联方动用约9500万元资金潜伏于赛迪传媒二级市场,成本价在3元/股附近。赛迪传媒股票交易数据显示,2008年11月至2010年4月,公司股票从最低价2.21元狂飙至12.89元。其间,赛迪传媒历经了数停、复牌与消息释放。2010年3月,冯伟林甚至在一次局内部中层以上干部大会上,就公司收购赛迪传媒股权价格与进展作了相关通报。 
  正当市场认为湖南省高管局方面志在必得之时,2010年5月中旬,“不按常理出牌”的湖南省高管局最终被中国证监会、深交所、公安部门等方面“密切关注”,并最终叫停了此次交易。 
  2010年7月,赛迪传媒相关股权转改由湖南省财政厅旗下湖南省国有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国投公司”)受让。 
  本刊记者获悉,2010年5月,证监会相关部门曾对湖南省高管局中层以上干部“内幕交易赛迪传媒股票”做了一次全面调查。即使到2010年7月,湖南国投公司重组赛迪传媒方案公布后,深交所的相关官员亦对湖南国投公司员工及亲属的互联网IP地址悉数掀了个底朝天。湖南国投公司相关人士称,“没有人再敢以身试法。” 
  在赛迪传媒股票内幕交易案中,高广投资公司原董事长彭曙、总经理胡浩龙起了重要作用。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在湖南高速集团并购赛迪传媒方案里,湖南高速集团并购平台即为高广投资公司,该公司三大核心板块为:广告、房地产和对外投资。 
  或许,高广投资公司所涉内幕交易并非头一回。 
  2004年,高广投资公司还曾出现在寰岛实业(000691.SZ)中。当年8月,寰岛实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燕宇已与高广投资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前者拟将持有公司全部股权以约5000万元价格转让给后者。 
  此后,湖南省交通厅与湖南省高管局上演了一出“双簧”,市场普遍关注。当年11月,冯伟林对本刊记者称,“项目搞不成了,但要有智慧地撤退。” 
  2007年,坊间再次盛传高广投资公司欲“借壳”金健米业(600127.SH)。该并购同样无疾而终。 
  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中,冯伟林对“善于探索资本运营新路子”的彭曙赞口不绝,“当初,我只给了他50万元起家……现在拥有近亿资产了。”实际上,冯伟林还在多种场合高度点评高广投资公司:“成绩很大,前景很好,责任很重”、“发展再快一点,步子再大一点,要增强自身造血功能,加快资产经营步伐”。 
  借力资本市场、数度希望搭建融资平台的湖南高管局最终铩羽而归。“在谋取个人私利的前提下,我们绝无可能在资本市场有所建树。”湖南省高管局某处级干部对本刊记者称。 
  2009年12月,在冯伟林提携下,彭曙调任湖南醴茶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该公司管理资产较高广投资公司以十倍计。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不到一年时间,彭曙被拘,醴茶高速更是牵扯出一个20多人的“窝案”。 
  易杏玲、彭曙、胡浩龙等身陷囹圄后,8月16日,惶惶然的冯伟林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就湖南省纪委对冯伟林在土地转让、工程招投标、炒股三个方面存在巨额受贿、重大违纪行为的定性,湖南省高管局部分官员喟叹:冯伟林人格分裂竟至如此,几与平日里所呈现的善良、博学、廉洁、气场大、视野开阔判若两人! 
  贪污与腐败似乎相伴而行。据悉,与冯伟林同时被带走的还有湖南高速集团女职员郭某,两人关系暧昧。 
  坊间认为,随着湖南省纪委的“收网”,围绕湖南高速公路滋生的贪腐案还将曝出,而对湖南省高管局来说,大洗牌之后,“湖南速度”将面临方向性的抉择,一些具体而微的事情亦亟待解决,比如建设了近三年的ETC(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仍无法运转;被认为“水分极大”的高速公路LED(新型节能照明产品)推广项目是否需继续推进;冯伟林案头的《省高管局文化建设项目建议书》、《高速上的湖南》等文化建设项目,是提上日程还是束之高阁…… 
  总之,一地鸡毛。  

(责任编辑:邓叶琼)